远月阳

喂食系列(´つヮ⊂)【1】

私设自家本丸 (づ ●─● )づ


OOC重灾区 QAQ


小学生文笔இдஇ



ε===(っ≧ω≦)っ 正文 ε===(っ≧ω≦)っ



随着本丸朱红色的大门的打开,蹦跳着的

萤丸扑入早就等在门口的远月阳怀里,第一部

队的大家出征回来了。揉了揉怀中萤丸手感超

棒的发丝,远月阳抬眼看向第一部队的大家,

不出所料地看见除了队长歌仙外,全部黄脸,

咔咔咔都红脸了,进门时的笑都饱含着苦涩,

连咔咔咔的3D环绕立体声都不复往日的清亮;

小狐那让自己爱不释手的如丝绸般的头发都看

起来有些枯干,江雪连手中转佛珠的动作都

没有了,无力地垂在身体两侧,脸上写满

了“啊,这个世界就没有一个和平之道了

吗?”的疲惫,平时活力十足,天天搞事的

鹤都看起来有些憔悴,远月阳的笑容渐渐僵硬

在了脸上。

“萤,今天的誉是谁拿的?”

萤丸想起以前你对他说过的话,迅速转移

话题“诶呀,主公,不知道今天下午的茶点是

什么呢,不如一起去厨房看看烛台切殿准备了

些什么吧?好不好嘛~”

说完,眼睛亮晶晶地抬头看向你,一脸的

期待。

哇,好可爱!远月阳心被萌地快要化掉

了,但思及事情的严重性,在对一队其他成员

表示欢迎回来可以随意安排自己想做的事情

之后,决定给萤讲一讲,团队协作,兼顾他人

的重要性。

拉着萤的手,慢慢走过本丸的长廊,就来

到了厨房,平常在此处准备食材的烛台切并不

在,拉着萤的手坐下,示意他在此等候片刻,

自己马上回来。萤本来还以为可以逃过一劫,

结果见如此,就知道接下来免不了一顿说教了

“啪踏-啪踏-”

萤向着脚步声响起的地方看去,只见远月

阳,怀抱着一箱平时吃饭用的筷子,走了过来

坐在萤的对面,递给他一支筷子。

“掰断它。”

萤听话的双手使力,筷子随即而断。

“一点也不费力对不对?那现在试试这

个。”

说完,远月阳递给萤一把筷子。

远月阳看着萤微微困扰的样子,心里的

一喜,说“看吧,这就是······”“叭-”

“这筷子太多了手不好握啊!”

怪自己太天真,大太的打击真不是盖的。

一堆断成两节的筷子,随着萤手的放开

调到了地上。

静默无语,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萤无辜地看着远月阳,远月阳伸手扶了

扶额头,不死心地抓出更大一把筷子递给萤

“再来!”

“叭-啪啦啦”

“再来!”

“叭-啪啦啦啦”

“再来!”

··············时间过去了很久눈_눈




到了准备晚饭的时间,烛台切和歌仙,

一边讨论这晚上的配菜,一边向厨房走去。

走到一半,就看见萤丸在摇着一个不明

的灰色物质。

两人低了睛细看之下,才从那不知是什么

的一团物质的细微处发现是远月阳。

慌忙跑去

“阿鲁基!你怎么了!”

哪一团物质闻声颤了颤,恢复成往日的样

子。

想用自己的身体挡住,地上的一堆筷子尸

体,然而那真的是太多了啊!摔!谁挡的住

啊!

现在远月阳已经不敢看本丸之母的脸色了

,因为担心而跑来看见一地狼藉的烛台切,脸

色黑的快赶上俱利了。【俱利:不想和你搞好

关系。】

“阿鲁基,可以解释一下嘛?”

瞬间土下座,“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

有罪!饶了我吧!”

远月阳一五一十,暗含血泪地把事情的原

委道来。

光忠嘴角暗暗抽搐,心想“我家婶真的是

很可以。”

将远月阳从地上拉起来,表示自己原谅她

了。

“我还在橱柜上放了一箱筷子,真是的,

下次这样的时候记得和我说一声。”

“嗯,好的。”远月阳乖巧的像一个孩子。


………………


晚饭开始了,负责分发筷子的退,在发

到远月阳的时候,发现没有筷子了,着急地快

要哭出来了“阿鲁基,没、没、没有筷子了。”

远月阳面上微笑,内心mmp。

“哈哈哈哈,甚好甚好,老爷子也想体验

一下照顾人的感觉呢。”

“弟弟们承蒙您的照顾了,不如让我来喂

阿鲁基吧?”

“只要是主命!在所不辞!”

远月阳看着眼前的景象,突然有了一个

大胆的想法!

来来来!千载难逢的好时机啊!喂食

play?想想就激动好不好?

于是装作一副困扰的样子,实际内心乐开

了花,说“不如你们一人喂我一口如何?”





待(`・ω・´)ノ

蜘蛛



OOC重灾区 逻辑灾区 小学生文笔



膝婶(づ ●─● )づ 婶有名字 远月阳



前提设定:



当婶婶感觉生命受到威胁时,会用灵力搭

建一个本丸到现世的通道,下意识选择一把刀

带到现世。



ε===(っ≧ω≦)っ 分割 ε===(っ≧ω≦)っ



太阳下落到城市的最边缘,最后一丝光辉将要消散,预示着一天将要结束。天空渐变着----普兰,浅蓝,黄、橙,犹如一块画布,云在其中点缀。归家的鸟儿快速划过天际,留下几声清脆的声音,催人归家。

远月阳也开着车,一边听着广播里主持人无聊的逗乐,一边看着窗边千篇一律的风景等待着红灯。

随着路边事物的向后飞逝,远月阳的视线偶然聚焦在一点----一只半个小拇指盖大的花色蜘蛛上。

蜘蛛在车前窗和扶手之间,一动也不动。

高峰期的车流量是那么大,更何况今天还是周五,在离家只剩下一个转弯的时候,前面堵车了,远月阳顺着车流的方向向前看去,心里感叹“总有一些直行的车喜欢占住右转加直行的道,这下又要等一个红灯了。”

等再回过神看向那只蜘蛛原来的位置时,它已经不见了,远月阳内心一颤,默默祈祷“希望它从窗户出去了,而不是还在车里,我可不希望被蜘蛛咬道,我可不想成为蜘蛛侠。”

人总是偏爱美好的东西,忽视那些令人不快的事物。事情往往不如你想的那样美好,墨菲定律又一次的应验了。

倒车入库,在解开安全带后,远月阳习惯性的用手扳开车锁,就在扳的时候,远月阳突然感到中指针扎似的疼了一下,指下按住了一个不大的圆形物体,脑海闪过两个字----蜘蛛!

迅速收回手,把蜘蛛甩到不知道的那里。

远月阳脑海一片空白,下意识的打开现世与本丸的通道,一个人随即出现在副驾驶座上,在光出现的那一刻,远月阳就将手一把向其伸去,在光退去后,抓住来人的胳膊,因惊恐而用力到指节泛白,手臂的肌肉绷出一道弧线。

那人低声呼痛,看向远月阳的方向,一见到一脸惊恐脸色惨败的她,忙问“家主,怎么了?”

远月阳有些涣散的视线聚集到来人身上,薄绿色的发丝,黑色西装外套。原来,情急之下拉来的人是膝丸。

远月阳用颤抖的声音说“膝丸膝丸,你快下去帮我把门打开,快!”

被远月阳拉来现世的膝丸虽然不知道怎么了,但膝丸还是快速跳下车跑到车的另一边,一把将车门拉开,将远月阳从车里抱出,但是从远月阳周围杂乱无章的灵力可以感受到她的无措、惊慌、恐惧,膝丸将手臂紧了紧,安抚地拍了拍远月阳的后背,俯身轻吻在她的额头,将脸贴在她的脸侧蹭了蹭。

等远月阳将身体慢慢放松之后,膝丸问远月阳“家主,可以告诉我刚刚是怎么了吗?”

“膝宝啊,你还有一个名字叫蜘蛛切对不?帮我把车里的那只蜘蛛找出来拿到车外好不好?我刚刚被它咬到了,因为被吓到,所以下意识就拉你过来了。”

膝丸将远月阳轻轻放到地上,将双手环在她的腰侧向上提了提,低头寻到柔软的唇,温柔的亲了远月阳一下。

“真开心,家主第一个想到的人是我。”尽管身处昏暗的车库,但是远月阳觉的膝丸的笑容是那么的明亮,感觉自己的世界都因此变得温暖起来。

忍不住将脸埋入膝丸的胸口蹭了蹭,手无意识地在膝丸背后游走。

“家主,请不要乱动。”

“嗯?为什么?”没有意识到膝丸的声音已经染上了几分谷欠色的远月阳,满心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还在膝丸怀里左右蹭着。

顿时膝丸眸色暗了暗,用手一捞,就将远月阳打横抱在怀里,用脚将车门略粗鲁的关上后,就转身抱着远月阳向电梯间走去。

远月阳推了推膝丸的胸膛

“车还没锁呢”

“一会它自己会锁上”

“车钥匙还在车里呢”

“家主您家里还有备用的”

“这就是说,我没理由拒绝了?”

“您会拒绝吗?”

远月阳故意装作犹豫的样子“该不该拒绝

呢?嗯,真困扰啊~呐呐,膝宝,你说我...

唔...”

突如其来的亲吻,让远月阳的话没有说

完。

等膝丸放开她的时候,远月阳已经满面红

晕,一句话也说不出了。

“看来,您不拒绝呢,那我就恭敬不如从

命了呢,家~主~”









戛然而止ε===(っ≧ω≦)っε===(っ≧ω≦)っ


哦,你说蜘蛛?谁还管蜘蛛?当然是【哔~】

了(´つヮ⊂)





真人真事,今下午刚发生QAQ

然而

悲伤的是

我并没有弟弟丸

哇的一声哭出来QAQ













博多陪你逛万屋罒ω罒

刀剑乱舞乙女向

私设婶 OOC重灾区 婶一期恋爱前提

出场:博多 一期 药研


ε===(っ≧ω≦)っ 开始 ε===(っ≧ω≦)っ




今天的本丸还是如此的祥和,你一如既往地在近侍的陪伴下处理着政府下达的公文。

“哗”门被拉开了,博多一蹦一跳地跑进来坐到你的身边。

“大将大将!我们和一期尼一起去万屋采购吧!(づ ●─● )づ”

随即博多抱住你的一只胳膊,一边晃一边说“好不好嘛,大将?好不好嘛~”

社畜长谷部眉头一皱,觉的此事不对,心想主上要是一走,辣么,写公文的就剩下自己了?和主上在一起的时光啊!就这样没了?

“好啊,我们一起去吧,好久都没有和一期逛街了呢。”

你的回答让主厨长谷部觉的世界都崩溃了。但是作为一个好的主厨,在主上去逛街的时候,有必要让她没有后顾之忧是必要的!

“主,公文我来处理吧。”长谷部内心咬小手绢而表面正经地道。

“那好吧,麻烦你了长谷部,我现在去换一身衣服。博多,你去看一下太爷爷和爷爷他们的茶还有没有了,我一会就来。”

“博多应声而去,出去时还暗暗给长谷部比了一个大拇指。

长谷部QAQ。

收拾好了之后,你来到庭院,看见穿着常服的一期背对着你站在中庭那棵巨大的樱花树下。

像是电影里的慢镜头一样,你看着他缓缓转身,略长水蓝色的发丝有些许落到耳边,他用手将它拂到而后。他发现了你的身影,朝你微微一笑,身旁有樱花落下,点点光斑落在他的身上,好看的像是一副画。

看你半天都没有说话也没有任何动作,他开口道“大将,我们该出发了,现在走的话,回来时还赶得上午饭。”

你这才回过神,忙跑到他身边,抱住他的一只胳膊,调皮地眨了眨眼睛“那走吧,一期尼~”

一路上,你和一期聊着最近的趣事,不一会就到了万屋。

政府为使审神者的生活更加丰富多彩,将万屋打造地几乎与现世的商场无异,在这里有甜品屋可以购买可口的甜食,也可以去置办新的衣服,因为考虑到婶的不同爱好,想要的衣服几乎都可以找到。

你们一行人来到了你最常去的哪家店,温柔的店主姐姐正在与客人闲聊,看见你来了,便与客人说了一声抱歉走到你的身边。正准备给你一个爱的抱抱,就被一个温润的声音打断了。

“请您拿一件,适合她穿得衣服,颜色不要太亮,谢谢您了。”

女店主的微笑有那么一瞬间的僵硬,随即又恢复到了以往的样子,掩唇笑道“呵呵,您还是老样子啊,也好,请您在这边等待一下。”

而完全被漂亮衣饰吸引住的你则没有发觉两人之间的风起云涌。

在将你们招呼到一旁的沙发上后,店主就去拿衣服了。

衣服拿来后,你试穿到一半就觉得本改轻松穿上的衣服竟然在拉下肚子时竟有些困难,对着镜子用手一摸,发觉有小肉肉在不知不觉地已经攻城略地打下一片江山。

“Oh no!这不是真的!”随即你发出一声哀呼,迅速将衣服脱下,换回本来的衣服,冲出试衣间,扑入等在外面的一期怀里“一期,我长胖了!怎么办啊!我穿这件衣服竟然有点紧!要死要死,怎么办啊!”

一期安抚地拍拍你的后背“还有别的衣服的,换一件大一点的可以吗?如果您需要的话,接下来的一个月我来教你一些简单的动作减吧?可以吗?”

万念俱灰的你说“不用了,咋们回去吧,接下来的甜品屋也不用去了。”

神情恍惚之中你听见博多在后面偷偷握拳小声嘟囔了一句“Yes,计划通,大将果然一长胖就不会再买衣服了,接下来的一个月内连给大将买甜品的小判都省下来了,太好了!计划通!”

刚说完博多突然就觉的周围的空气变得有点冷,缓慢地转过头就看见你面目有些狰狞地看着自己。咽了一口口水,发挥出极短超强的机动,迅速一鞠躬,转身就跑。

还没跑多远就听见你在身后喊道“博多回来!不然等我抓到你就给你一些颜色看看!”

“哦?什么颜色呢?”

气急攻心的你没管是谁说的这句话,想都不想就脱口而出“绿色!”

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看见某位大家长,你的亲亲恋人,虽然保持着微笑,但已经有越来越危险的趋势。你一下没有了刚刚的气势。

刚想溜,就被固定在怀中,你僵硬着身子觉的这次估计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你想要给谁绿色看,嗯?”

最后那个嗯字的语气实在让你胆战心惊,忙道“我什么都没说,你刚刚听错了!我刚说的是红色!对!红色!”

显然一期并没有放过你的打算说“您的公文应该还没有检查吧?不如今晚我帮您再检查一遍?好吗?”

口胡!去你的检查公文!你会检查公文就鬼了!

但迫于一期越来越危险的神色,你不得的点头。

看你如此乖巧,一期暂时放过了你。回去时一期揽着你的手臂不容你拒绝。

回去后时间过的飞快,在你的紧张中就到了晚上。

一期如期而至,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就不是你可以控制的了。

第二天早上你揉着腰,恨自己的一时口快。






ε===(っ≧ω≦)っ 完 ε===(っ≧ω≦)っ


然而我没有一期o(︶︿︶)o唉
只能写写他聊以自慰இдஇ

灿光

刀剑乱舞乙女向



all婶小段子 欢乐温馨向 日常向



小学生文笔 不喜右上叉 私设婶



ε===(っ≧ω≦)っ ε===(っ≧ω≦)っ



“砰!”的一声,本丸的门被人粗鲁地撞开,一个穿着现世校服的少女停也不停的向着自己日常办公的居室,她把头低的几乎埋入胸口,眼泪想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向下滑落,一路上没有和任何一个路过的人说话。她像是没有听见身后,众人担心的问候一样,快速的地冲入房间将众人担心地目光阻挡在一门之外。

猛的扑入自己柔软的床上,将脸埋入歌仙他们薰过香地枕头,抑制不住地抽噎声,不断耸动的肩膀,将难过表现的淋漓尽致。

“真是吓到我了,清寒,别哭啊,发生了什么事可以告诉我吗?”一个温柔的男声从窗边穿来。

清寒应声看向窗边的方向,满溢的眼泪使她的视线有一些模糊,只看见一个一袭白衣白发的青年,逆着光,保持着一脚踏在窗沿上,两只手扶住雕花的红木窗的姿势。

清寒看着青年以一个优美的姿态跃入自己的房间,靠在窗沿上。随即想起自己现在的样子狼狈地几乎不可以见人。慌忙用手将眼泪抹去,努力扯出一个微笑。

“抱歉,让你们担心了,一些小事而已。但是鹤,这样很危险哦,掉下去怎么办?你知道的太刀手入很长时间的,你会无聊的吧?”

“不会的,那一次手入你不是一开始就直接拍了加速符啊?而且你陪着我,我永远不会感到无聊。”鹤朝阳眨眨眼睛,笑了笑。

“你还没有告诉我为什么一会来就哭着跑回这里呢。”

看来还是躲不过啊,自己一回来谁都没有理地冲入这里,还是得告诉他们。一想到自己未来再回这里的时间会越来越少,清寒的眼泪就又有决堤而出的趋势。

鹤忙从窗边起身,走到床边,一把把清寒揽入怀中,感受到泪水沾湿自己的衣襟,安抚的拍一拍她的后背说

“我知道哦~未来你来这里的时间会很少对不对?我知道哦~我们都知道。最近你一回本丸就去处理公文和现世的东西,都没有去找小短刀们玩,给他们讲故事。成天在本丸和现世奔波,我都看在眼里,现在是真的没有时间了对吧?没关系的,我们都是老爷爷了,漫长的时光里匀出一点时间来等等小姑娘也是可以的,我知道你一直在努力协调,我相信小姑娘你会尽自己所能处理好事物,回来再和我们一起的,对吗?等你完成那些事后,我们可以一起再祸害本丸啊?”

怀中人一听到祸害本丸破涕为笑,捶了一下鹤的胸口“什么一起祸害本丸,我可什么也没做。”

鹤纵容地笑着“是是,都是我,所以我的小姑娘不哭了好吗?我会一直等你回来的。”

门突然被拉开,小短刀们拥了进来,将原本就不大的屋子挤满了,乱挤到最前面抱住清寒“对!大将,我会一直一直等着你哦!所以快些把事情解决,一起再玩吧?呐,呐,大将,好不好嘛~”

退抱着小老虎被挤到后面,举起一只手“还、还有我,我也会乖乖等大将回来的!”

“啊,乱和退太狡猾了!还有鹤先生!”信浓嘟着嘴。

药研推了推眼镜“大将,如果担心的话就带上我吧,不会妨碍你的。”

清寒忙道“谢谢你,药研。但是不用了,带上你我会被警察叔叔请去喝茶的。”

“喝茶?那不如带上老爷子我?”三日月从房门走入。

鹤无奈地扶了扶额头“三条家的,这个喝茶不是那个意思。”

“哦?是吗?老爷子不知道呢,哈哈哈哈哈。”

出现了!三日月·哈哈哈·宗近!

清寒整了整心绪,咳了一声,全场安静下来。

“抱歉,让大家担心了,我会尽快完成所有现世的事回来的,请大家务必等我回来。”

头上突然有了一个温热的触感,鹤的手抚上清寒的头。

“可不要让我等太久啊,小姑娘”

“是啊!大将!你回来后可以让我藏在你的怀里吗?”

“大将,你不在,我会照顾好弟弟们的。”

“哈哈哈,甚好甚好,老爷子会一边喝茶,一边想念有你的时光的。”

屋内气氛温馨,屋外紫阳花来得正好。



待(´つヮ⊂)



ε===(っ≧ω≦)っ ε===(っ≧ω≦)っ


完了,我都写了些什么啊!!!
羞耻
看到这里的你请不要嫌弃,爱你,手比哈特(づ ●─● )づ











司狼神威-某沼民:

苏正经:

来一大波刀男表情包~(第二弹)
是的没错我又来啦=(゚◇゚ノ)ノ
欢迎转载~

森:

最近一直在循环的一首歌。


Остудила, завьюжила,
寒冷令人窒息
В одночасье разрушила,
风雪荡涤大地
Всё зима непогожая,
整个冬季
На себя не похожая.
不同往昔
За стеной,
我从残垣断壁
С тишиной,
静静

Говорит,
吟唱
Беспризорная песня моя,
孤独恋曲
Не поймёт, не простит,
无法理喻,不能原谅
Пустоты своего января
一月的寂寞与空虚
Бездомная песня увидела звёзды,
孤独恋曲,瞭望星辰
О чём-то вздыхая вдали от Земли,
从大地的边际发出声声叹息
И вместо снежинок – посыпались слёзы,
蜂涌而至的是泪水不是雪花
Холодные слёзы ушедшей любви!
冰冷的泪滴逝去的爱情
Я снегами закована,
冰雪像施了魔法
До весны заколдована,
无法挣脱,直到春季
С одинокими песнями,
只有紧贴大地
На Земле стало тесно мне.
吟着孤独的曲
Если вдруг,
即使
Позовёшь,
有人召唤
Не найдёшь,
也不会将我寻觅
Я ушла, не оставив следа,
我会静静离去,不留任何痕迹
Не простишь, не поймёшь,
没人原谅,没人理喻
Пустоты своего января.
一月的空虚
Бездомная песня увидела звёзды,
孤独恋曲,瞭望星辰
О чём-то вздыхая вдали от Земли,
从大地的边际发出声声叹息
И вместо снежинок – посыпались слёзы,
蜂涌而至的是泪水不是雪花
Холодные слёзы ушедшей любви
冰冷的泪滴逝去的爱情
Бездомная песня увидела звёзды,
孤独恋曲,瞭望星辰
О чём-то вздыхая вдали от Земли,
从大地的边际发出声声叹息
И вместо снежинок – посыпались слёзы,
蜂涌而至的是泪水不是雪花
Холодные слёзы ушедшей любви!
冰冷的泪滴,逝去的爱情
Не нужно слов, нет тех миров,
世界万物都有自己的言语
Тебя зову в самой чистой воде,
在最纯洁的水里
Растаял дым, лишь слез любви,
消融的烟云,只留下风的泪滴
Нет тех надежд...
曾经的期翼,已成沉封的记忆
Бездомная песня, увидела звёзды,
孤独恋曲,瞭望星辰
О чём-то вздыхая вдали от Земли,
从大地的边际发出声声叹息
И вместо снежинок – посыпались слёзы,
蜂涌而至的是泪水不是雪花
Холодные слёзы ушедшей любви
冰冷的泪滴逝去的爱情
Бездомная песня увидела звёзды,
孤独恋曲,瞭望星辰
О чём-то вздыхая вдали от Земли,
从大地的边际发出声声叹息
И вместо снежинок – посыпались слёзы,
蜂涌而至的是泪水不是雪花
Холодные слёзы ушедшей любви!
冰冷的泪滴,逝去的爱情

我家的审神者可能是一个假女孩子

一个迷妹:

_(:_」∠)_一个突然的脑洞(


ooc


小学生文笔


(咪总视角注意)


——————我是开头话少的分界线——————


我叫烛台切光忠


我一直觉得烛台切这个名字不够帅气


直到迎来我们本丸的审神者(主上)


第一次


出阵


敌人出现


我们严阵以待


但是谁都没预料到


她操起旁边岩融的本体一刀砍了过去


一把削掉了所有敌人的脑袋


("(ºДº*)不不不放着我来!)


第二次


当小狐丸殿下(?)问她要不要被公主抱的时候


她,对小狐丸殿下实行了公主抱


(并且把本丸所有刀剑男士都抱了遍)


(我也没能幸免qaq)


第三次


听说是觉得当时流行的壁咚姿势很有趣


于是壁咚了一众短刀(太刀们除了萤丸都比她高)


那天我见到的短刀们脸上都带着迷之红晕


(没有药研)


说到这里我觉得要形容一下我们的主上


一个看脸完全不像女孩子的女孩子


为什么呢


因为她长的帅


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可以说是非常完美的男友(?)人选了


并且因为这一点受到很多其他女性审神者的欢迎


(听说还有粉丝后援团)


意料之外的是个与外表不符的毛绒控


曾一度把带有毛绒绒特点的刀设为近侍并且抱着睡(划掉)


五虎退是第一个


(据说还被主上摸了腿)


鸣狐的狐狸(划掉)鸣狐是第二个


(一阵鸡飞狗跳面具被扔了出来)


(后来我收起来第二天还给了他)


小狐丸殿下是第三个(虽然我不明白)


还有就是,主上很会撩妹(汉)


会给清光刷(?)指甲油并夸他可爱


会帮小狐丸殿下梳头发


会给博多攒小判


会为我洗手作羹汤


会给乱买他喜欢的裙子


会为我们做很多很多事,明明我们只是刀而已


今天的主上也很帅气


——————睡觉啦分界线——————


(๑´ㅂ`๑)好困.....我睡觉啦



我是一只肌肉婶:

刀剑乱舞xMaterial Crown系列珠宝
(下)

然后就是原宿店二楼的另一个展示柜子。

p1-2是所有展示柜。

p3是已经完卖的清光和安定的珠宝,好想买清光那个耳坠觉得超漂亮啊!

p4是即将贩卖的虎徹一家的戒指。

p5是和泉守的耳坠,再贩的,现在也于12号截止了。

p6是哪里有兼桑就会出现堀川君。看了一下官网,貌似这俩人的一对耳钉都只单卖,就是说只卖一只耳坠,分别有两种颜色的石头很选。

p7是完卖的一期尼戒指。

p8是完结的歌仙的戒指。

p9是这家店在原宿外面看起来的样子。

以上~~

hsbhsbhsbhsbhsbhsbhsbhsbhsb:

给大家看语言艺术的终极啊
今天日推千代田这边撕一天了,正常人和右翼互怼,撕得这叫一个昏天黑地,从早战到晚。现在三方当事人里,刀的海外国服代理、版权方N+都表立场了,千代田不得不出声了,那么千代田这条推说啥了呢,我来给大家翻译一下:。

是的。这件事目前各方表态我就服这条,虽然说了四行半,但是tm一个有用的标点符号都没有!!!硬抠的话,25号活动还是会举行勉强算有用的吧,但是怎么举行啊、几点举行啊,以及各方最关心的在哪举行啊......人家不说了吗,运营方式正在商讨中。
神tm运营方式!随你怎么理解,改也好不改也好都有可能,可以看成是跟任何人说话也可以看成在为任何事情做铺垫,服服服,日本人设不崩,真tm服!!!

现在情况很明显了吧,游族天上飞来一口大锅,N+自己不带脑子导致现在陷入改也被怼不改也被怼这种尴尬的境地,只有千代田,一个日本境内区级观光机构,本来也不指望挣中国玩家的钱,现在因为这事吵了一波名气,然后不改它出名了,改N+估计得给它钱,这买卖做的横竖都是赚啊!

思考了一下我决定去日推支援N+怼千代田了。对他们的zz立场没什么信心,不过对商人想赚钱的立场,我还是挺有信心的【

顺说刚去看了一下,本丸通信转了别人在这之后发的,但是没转这条推......啧啧啧